• 北京一官员借单位换楼贪污受贿31万 退赃获轻判 2019-02-25
  • 其实逻辑很简单,分配既涉及消费资料又涉及生产资料,消费资料可以按需分配,生产资料就必须按能力意愿行动及生成的结果分配了。 2019-02-25
  • 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玄天神帝》:章节目录 第1348章 在见乌木

    甘肃体彩十一选五 www.zaopw.com     秦天听到凌雪阳的话语,顿时抱拳:“见过城主?!?br />
        停顿一会才解释:“的确跟他曾经见过,还闹出一些矛盾,若非此时城主在这里,想必他已经毫不犹豫对我出手才对?!?br />
        凌雪阳闻言,眉头顿时一皱。

        半晌后才轻声开口:“既如此,那你便回纯阳城吧,至于那个聚集地,短时间你不要在前往,那聚集地毕竟是我人族跟银羽族共同建设出的交易之地,那里有规矩任何人不可动手,你既然违反,便不要在前往,以免被银羽族抓到把柄对你出手,届时就算本城主想要救你也没有理由?!?br />
        不等回答,再度出声:“回城后,若你愿意可去城主府寻我?!?br />
        话语落下,身形顿时消散,显然是已经离开。

        姜明此时才缓步上前,轻笑道:“阁下,城主所言的确不错,想要跟银羽族打起来的人族很多,不过至少在仙庭的命令之下,我们还不能跟银羽族动手,城主也是为你好,早点回纯阳城吧,你的实力不凡,如此实力若是被银羽族那边的小人给暗算,届时未免不美?!?br />
        “多谢告知,我马上便回纯阳城?!?br />
        “我先走一步,告辞?!?br />
        待到姜明离开,秦天才带着莫名之色缓缓落下地面,在一颗古树上静静的贮立,不发一言。

        许久后,纹丝未动,缓声开口:“阁下,既然故意放出气息让我感知却又不现身,不知是何道理?”

        “呵呵,不过是没有想好如何交谈罢了?!?br />
        轻笑落下,一个银羽族缓缓浮现,修为地煞境!

        而秦天的神色却是一怔,他之所以留下未曾离开便是因为在附近一个隐匿的银羽族故意透露一丝气息在他身旁围绕。

        虽然知晓是银羽族,不过却没想到,竟然会是乌木,那个穿山城的乌氏灵药阁掌柜乌木,当初仅仅只有沧海,而此时却是地煞境,这也是他未曾想到的主要原因。

        而此时,乌木却是缓步上前,嘴角含笑:“阁下可是好计策,当初潜入穿山城,乌某怎么都未曾想到,阁下竟然是人族而非我银羽一族?!?br />
        秦天的身形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乌木掌柜,当初不过情非得已罢了,相信我若是以人族面孔入城,后果不言而喻?!?br />
        停顿一会,轻笑一声:“乌木掌柜的身上没有丝毫的杀气,想来也不会对我出手,倒是我很好奇,掌柜作为银羽族,而我则是人族,乌木掌柜之前泄露气机让我留下的目的为何?”

        “呵呵?!?br />
        再度轻笑一声,半晌后乌木才摇头:“目的并无其他,想来阁下应该是不清楚,在下所在的乌氏灵药阁在银羽族内的地位并不一般,或许比不上你人族的草药阁庞大,不过却也相去不远,故而在下的消息灵通许多?!?br />
        片刻后,一抹莫名浮现:“巧合的是,银羽族天罡境千峰正巧算是乌氏灵药阁的人,更巧的是,我通过千峰之口得知十年前星陨石的具体下落?!?br />
        秦天的双眼顿时一眯。

        千峰,他记得,当初墨痕被梦蝶逼走之时,千峰跟辛阳则是跟在墨痕身边的两个天罡境银羽!

        “看来,阁下是想起来了,当然阁下可以放心,在下对星陨石并没有丝毫的想法,我可不想招来太多的麻烦?!?br />
        停顿一会,一扬手抛出一物:“阁下若是以后有机会再度前往我银羽族领域,拿着此令去我乌氏灵药阁可以获得一些折扣,当然,此物在我乌氏灵药阁的贵宾令中等级并不高,在下的权限也就仅仅如此,阁下可不要嫌弃才是?!?br />
        接过抛来的东西,是一枚白玉所刻画的令牌,正面刻有一个字,乌,反而是一些复杂的花纹,显然是有着某种玄奥在其中。

        拿着白玉令,并没有急着收下,而是皱眉道:“为何?”

        “呵呵,阁下何必装糊涂呢?如若我的消息没有出错,我银羽族跟你人族至少几千亦或者是几万年内都不会有战火,以后或许两族的关系还会更近一步,乌某提前跟你接下交情,并不难理解,不是吗?”

        停顿一会,羽翼一展便跃上天空:“有缘再会!”

        待到乌木离开,秦天看着手中的令牌,一丝淡淡的苦笑浮现。

        他仅仅见过乌木几次罢了,而那几次,给他的理解都是一个稍微有点心机,对灵石极其贪婪的银羽族,却没想到,乌木好似也并不简单,至少没有一些消息的渠道,不可能会知晓当初墨痕被梦蝶给吓走的事情!

        乌木送出令牌更是主动结交,为的不是他,而是那个梦蝶,事实却是,他也想知晓梦蝶为何会如此。

        不知为何,忽然想到冯建柏,自从消失后他在没有看到,之前跟踪跟来的人族跟银羽族动手他也没有看到冯建柏,他在这里等这么久的时间也没有看到。

        是已经离开?

        半晌后,轻轻摇头,双脚一点便朝着纯阳城飞去,眼眸中闪烁着道道寒光!

        最好不要寻他的麻烦,不然天罡境又如何,他十年的闭关虽然不长,不过那星陨石中的星辰之力可不是白给的!

        画面倒转,纯阳城。

        刚进入城中,看着繁华的街道,秦天的神色忽然有些发怔。

        他发现,他此时好似有些无事可做。

        修炼?闭门造车对他而言此时并没有太大的效果,而突破.他有一种预感,不能在以前世修炼的感悟用来为这一次修炼铺路,不然很可能会造成大麻烦,若是就此止步才是最麻烦的。

        难得的,他对如何突破,前路上忽然浮现出一缕迷雾。

        片刻后,轻笑一声,朝着城主府的方向便快步行去,凌雪阳之前曾说可以去城主府寻他,虽然不能询问具体如何,不过问问地煞突破天罡需要如何,一个大的方向想必凌雪阳不会吝啬的!

        城主府。

        刚到门前,两个守卫顿时上前:“城主府重地,未得允许严禁擅入!”

        秦天却也不急,而是轻笑道:“烦劳通告一声,在下秦天,有事求见城主?!?br />
        左边的守卫顿时出声:“就在此地等待,我这就前去通报?!?/p>

    加入书签
    正在加载
  • 北京一官员借单位换楼贪污受贿31万 退赃获轻判 2019-02-25
  • 其实逻辑很简单,分配既涉及消费资料又涉及生产资料,消费资料可以按需分配,生产资料就必须按能力意愿行动及生成的结果分配了。 2019-02-25